一灯大师 编辑

一灯大师,本名段智兴,原是大理皇帝,后出家为僧,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中的人物,天下五绝之一,是为“南帝”,以大理一阳指自成一派。

人物信息

编辑

相关

  小说:《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 姓名:段智兴

  所属:大理段氏

  徒弟:点苍渔隐(渔)、樵夫(樵)、武三通(耕)、朱子柳(读)、慈恩 (裘千仞)

绝技

  先天功:道家呼吸炼气之法,修炼至极处可返后天为先天,聚先天三宝元气、元神、元精合于一身,炼虚合道,潜力无穷。

  一阳指:云南 大理段氏嫡传的武功,运功后以右手 食指点穴,出指可缓可快,缓时潇洒飘逸,快则疾如闪电,但着指之处,分毫不差。

一灯大师

  当与敌挣搏凶险之际,用此指法既可贴近径点敌人穴道,也可从远处欺近身去,一中即离,一攻而退,实为克敌保身的无上妙术。而一灯已将这门绝学修练到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境界。

简介

编辑

  一灯大师,原名段智兴,大理皇爷。老顽童周伯通当初跟王重阳一起来大理拜访段皇爷,周伯通年少风流,与段皇爷妃子刘贵妃,即刘瑛(《神雕侠侣》里面居住在黑龙潭的瑛姑)日久生情,做下风流之事,后被段皇爷发觉。但一来两人是真心相爱,二来老顽童比较天真不是出于恶意,再者段皇爷虽然喜欢瑛姑,但也不是心胸狭窄的人,而且刘贵妃只是他其中一个较喜欢的妃子,所以便是不了了之。周伯通离开大理后刘贵妃便有了他的孩子,后铁掌水上飘裘千仞以为这个儿子是段皇爷的,于是一掌打成致命伤,认为段皇爷一定会耗尽功力救这个孩子,裘千仞就可以乘虚而入将其打败。但裘千仞没想到的是这个孩子不是段皇爷的,而是周伯通和刘贵妃的。段皇爷没有出手相救以致孩子死亡。后来段皇爷自感愧对刘瑛和周伯通,出家为僧,法号一灯。

生平经历

编辑

  在第三十四回中,杨过带着郭襄来到黑沼寻找灵狐,看见一灯带着生命垂危的慈恩,即裘千仞,求见 瑛姑。他们希望在裘千仞临死之前,能得到瑛姑的饶恕,饶恕他当初一掌打死其子的罪孽,瑛姑不见。杨过以高深内功逼出了瑛姑又答应了瑛姑的条件,带着郭襄去邀来了周伯通。周伯通和瑛姑二人饶恕了裘千仞,裘千仞也就安心地死去了。

  佛教是讲究“六道轮回”的,如不能解脱,不能成佛,就只能在天道、人道、阿修罗道、地狱道、饿鬼道和畜生道中轮回。生死相续,永无止休。按一般的说法,一个人一生中的善恶将决定他来生轮回到哪一道。如果有了觉悟,有了善心,进行了忏悔,一心皈依佛门,多行善事,就可能抵消以前的恶行。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就是这个意思。从佛教的说法来看,忏悔的人并不需要去找到被“屠刀”所伤的人或他们的亲属,去求得他们宽恕。

人物评价

编辑

  从一灯处理瑛姑、慈恩(裘千仞)等人的事情即可得知,一灯慈悲有余,但智慧太逊。瑛姑丧子之事,平心而言,其罪恶并无大到要让自己去给瑛姑挨一刀,就算结束了他的性命,难道就能抚平瑛姑心中的伤痕吗?瑛姑心中所需要的是爱抑或仇恨?因此,牺牲自己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行为,如果真想要弥补些什么,应该马上去寻访周伯通,用爱来化解瑛姑心中的仇怨才是。

  在渡化慈恩的时候,又犯了更为严重的错误,竟然认为自己打不还手就能遏止慈恩的心魔,到后来还是得杨过出手,事情才得以平息。渡化不能只一味地菩萨低眉,偶尔也该随机教化,甚至不惜以怒目金刚的形象示现;就好比一味地施行“爱的教育”,却让子女日后无法在现实社会中生存下去。

  总之,不管做什么事,如果不用理性智慧去观照,只是让自己自讨苦吃、徒然受罪而已。不过,书中这个出家人的角色主要是在传达“宽恕之道”,本文如此批评,仅是站在修行者的角度,相较于其他自行其是的人物,一灯大师的品行仍是高明太多。

相关人物

编辑

  先祖:段正明、段正淳、段誉(《天龙八部》)

  爱妃:瑛姑(刘瑛)

  师弟:天竺僧

  徒弟:点苍渔隐(渔夫)、樵夫、武三通(农夫)、朱子柳(书生)、慈恩大师 (裘千仞)

  徒孙:武敦儒、武修文

  齐名人物:

  “中神通”王重阳

  “东邪”黄药师

  “西毒”欧阳锋

  “北丐”洪七公

  “西狂”杨过

  “北侠”郭靖

  “中顽童”周伯通

相关言语

编辑

  摘自神雕侠侣25集一灯大师台词

  那白眉僧缓缓的道:“不应作而作,应作 而不作,悔恼火所烧,证觉自此始……”这几句偈语轻轻说来,虽在黑衣僧牛吼一般的喘息之中,仍令人听得清清楚楚。杨过吃了一惊:“这老和尚内功如此深厚,当世不知有谁能及?”只听白眉僧继续念偈:“若人罪能悔,悔已莫复忧,如是心安乐,不应常念着。不以心悔故,不作而能作,诸恶事已作,不能令不作。”

  他念完偈后,黑衣僧喘声顿歇,呆呆思索,低声念道:“若人罪能悔,悔已莫复忧……师父,弟子深知过往种种,俱是罪孽,烦恼痛恨,不能自已。弟子便是想着u2018诸恶事已作,不能令不作。u2019心中始终不得安乐,如何是好?”

  白眉僧道:“行罪而能生悔,本为难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 杨过听到这里,猛地想起:“郭伯伯给我取名一个u2018过u2019字,表字u2018改之u2019,说是u2018知过能改,善莫大焉u2019的意思。难道这位老和尚是圣僧,今日是来点化我吗?”

  黑衣僧道:“弟子恶根难除。十年之前,弟子皈依吾师座下已久,仍然出手伤了三人。今日身内血煎如沸,难以自制,只怕又要犯下大罪,求吾师慈悲,将弟子双手割去了罢。”

  白眉憎道:“善哉善哉!我能替你割去双手,你心中的恶念,却须你自行除去。若是恶念不去,手足纵断,有何补益?”

  黑衣僧全身骨骼格格作响,突然痛哭失声,说道:“师父诸般开导,弟子总是不能除去恶念。”

  白眉僧唱然长叹,说道:“你心中充满僧恨,虽知过去行为差失,只因少了仁爱,总是恶念难除。我说个u2018佛说鹿母经u2019的故事给你听听

考古研究

编辑

  两块大理国古代石碑的神秘身世正在昆明加紧破译。其中“大理国布燮高观音”石碑的研究已有初步进展,它所记载的“盛德五年”,换算成公历是1180年;而碑文显示为“南帝”段智兴时大理国权臣“高观音”刻物。

  云南民族博物馆东侧的一间陈列室里,从大理洱源运来的两块石碑正静静地等着专家揭开神秘身世。其中一块大理国碑刻有时间“盛德五年”,这不仅与驰名中外的国宝文物《张胜温画卷》同岁,更直接指向《射雕英雄传》中“南帝”即“一灯大师”段智兴。

  云南省民族民间文化遗产保护协会通报一项重要发现。该协会在大理洱源地区进行民间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时,在大理当地会员杨汝华的支持和帮助下,于洱源地区寻找并抢救到两块具有重要历史文化价值的大理国碑。其中一块疑似古代梵文的“秘文碑”尚在进一步研究破译,而另一块“大理国布燮高观音”石碑的研究则有了初步进展。

  “大理国布燮高观音”石碑以高浮雕加朱砂彩绘而成,由于长年累月的自然侵蚀,现在石碑表面的色彩已大部脱落。从内容上看,石碑以佛教文化为题材,主体部分刻有佛祖和侍从菩萨,上方刻有飞天,左右两侧分别加饰祥云图案。从艺术风格看,石碑刻画线条自然流畅,人物造型优美端庄,有唐宋遗风。

  云南省民族民间文化遗产保护协会刘伟会长介绍,这样的大理国石碑在云南比较罕见,此前同类型石碑在各大博物馆也都较少见到。抢救和保护该石碑,对于研究云南省的历史文化,特别是古代大理国文化具有重要价值。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石刻年款上,“大理国布燮高观音”石碑与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张胜温画卷》同为“盛德五年”,而《张胜温画卷》与《清明上河图》并称“南北双娇”,是中国古代美术史的国宝文物;在人物内容上,“大理国布燮高观音”石碑与昆明地藏寺经幢“大理国布燮袁豆光为超度鄯阐侯高观音之子高明生所造”相应证,而后者已经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二批全国重点保护文物。

  著名考古学家孙太初认为,大理国高氏,是实际掌握军政大权的世袭重臣。这一家族的历史,几乎和段氏政权相始终。因此,要研究大理国史,就不能不了解高家的历史。史书对高氏历史虽多处提到,但甚为简略,对其世系混淆不清。刘伟谈到,“布燮”是古代大理国相当于宰相的权臣,而“高观音”正是高家世系的称号,比如“大将军高观音明”、“鄯阐高观音得(段正淳传)”、“观音隆”、“观音妙”等。现在尚未弄清的是,“大理国布燮高观音”究竟是哪一位高氏权贵?

  不过更有趣的是,石碑所刻“盛德五年”正是大理国一位最富传奇色彩的帝王年号。他就是史称“大理功极帝”的段智兴,其在位29年笃信佛教少理国事,致使大理国内高氏混战传说纷繁。而野史和小说中,段智兴更是《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的“南帝”、“一灯大师”,也是《天龙八部》中段誉的子孙。

武功描写

编辑

评价

  洪七公哈哈大笑,说道:“【那位u2018南帝u2019功夫之强,你爹爹和我都忌他三分】,南火克西金,他更是老毒物欧阳锋的克星。”

  老叫化心想:他当日以一阳指和我的降龙十八掌、老毒物的蛤蟆功、黄老邪的劈空掌与弹指神功打成平手,如今又得王重阳传授了先天功,【二次华山论剑,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非他莫属】,为甚竟要将这两门绝技平白无端的传给老叫化?如说切磋武功,为甚么又不肯学我的降龙十八掌,其中必有跷溪。

  黄药师道:“小丫头别搬嘴弄舌。天下武学之士,谁不知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的武功是铢两悉称,【功力悉敌】。”

  郭靖道:“弟子曾听人言道:天下武功【登峰造极】的共有五位高人。 ”

  老顽童大笑道:“你想骗我吗?段皇爷【武功出神入化】,怎会有大祸临头?倘若真有厉害的对头,他打不过,我也打不过。”

  杨过吃了一惊:“这老和尚内功如此深厚,【当世不知有谁能及】?”

  杨过听到一灯的声音,也十分欢喜。他知一灯所使的是上乘内功「千里传音」之法,只听了这两句话,心下便大为钦服,觉这位高僧【功力浑厚,己所不及】。

实战

  此时一灯大师的一阳指功夫实已到了【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地步,指上发出的那股罡气看来温淳平和,但沛然浑厚,无可与抗。 国师一惊之下,侧身避开,这才还了一掌。 一灯大师见他掌力刚猛之极,也不敢相接,平地轻飘飘的倒退数步。一个是南诏高僧,一个是大漠异士,两人交换了一招,谁也不敢对眼前强敌稍存轻视。周伯通如和国师单打独斗,定会兴味盎然,但与一灯联手夹击,便觉无聊,只站在一旁监视。一灯与金轮国师本来相距不过数尺,但你一掌来,我一指去,竟越离越远,渐渐相距丈余之遥,各以平生功力遥遥相击。

  东邪、南帝双手齐出,国师右胁左胸同时中指。若换作别人,虽点正他要害,也决计闭不了他穴道,但东邪、南帝这两根手指,当今之世再无第三根及得,一是精微奥妙的弹指神通,一是【玄功通神】的一阳指,国师如何受得?“嘿”的一声,身子晃了一下。

史书记载

编辑
  正康帝的儿子是功极帝段智兴,他就是一灯大师。他其实根本就不贤明。他就一个嗜好:修佛堂。他在位期间大兴土木,建了60个寺院。搞的天怒人怨,最后高氏都看不下去了,一脚把他踹进了佛堂,被迫“避位为僧”去了。《滇史》云:“智兴奉佛,建兴宝寺,君相皆笃信佛教,延僧入内,朝夕焚咒,不理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