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延毅 编辑

沈延毅(1903—1992),字公卓、攻昨,号述菊、天行健斋主,出生于辽宁省盖平县(现盖州市)城东古台村,曾任辽宁省博物馆研究员、沈阳市文史馆馆长、任辽宁省政协常委、沈阳市政协常委、辽宁省书法协会会长、辽宁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中华诗词学会顾问等职。沈延毅书法魏晋唐,以魏体行书闻名当代。

基本信息

中文名: 沈延毅 别名: 述菊
出生地: 辽宁省盖平县 民族: 汉族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1992年
职业: 辽宁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中华诗词学会顾问 毕业院校: 民国大学、北京大学
籍贯: 辽宁省

人物简介

沈延毅 沈延毅

沈延毅(1903—1992),字公卓、攻昨,号述菊、天行健斋主,1903年12月21日出生于辽宁省盖平县(现盖州市)城东土台村。父沈羹唐为清末拔贡,能诗善文,工书法,在当地名望很高。沈延毅自幼从家父读经学史,作诗临帖,弱冠时,文才书名即已称誉乡里。及长,就读于民国大学、北京大学。毕业后,先在吉林道尹公署任职,又在中东铁路督办莫德惠处司文书之职。光复后,曾任东北生产管理局秘书处处长。解放后,曾任辽宁省博物馆研究员、沈阳市文史馆馆长。“文革”期间,被下放农村插队落户。1978年落实政策回城,任辽宁省政协常委、沈阳市政协常委、辽宁省书法协会会长、辽宁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中华诗词学会顾问等职,为辽沈地区的文史研究和社会公益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1992年2月23日在沈阳去世,享年89岁。  

人生经历

第一时期

沈延毅自9岁开始学习书法,到89岁逝世,前3天还笔耕不辍,与书法结缘整整80年,可谓对书法钟爱之深、浸淫之深,以至终身从之。沈延毅的书学发展过程,大体可分为四个时期:即从9岁到18岁,为他的启蒙基础期;18岁到40岁,为他的准备待发期; 40岁到75岁,为他的探索形成期;75岁到逝世前,为他的发展成熟期。

沈延毅 沈延毅

他在父亲的指导下,对唐楷欧、褚、颜、柳诸家都悉心临摹研习,他在诗中曾写道:“髫龄满纸笑涂鸦,先仿隋唐诸大家。六十年中如寤寐,几番梦笔几生花。”他这一时期所写的唐楷作品形神兼备,结体和笔法的掌握运用都十分娴熟,所下功夫之深,可以从他60岁和80岁写的欧体、颜体楷书中窥得,少年时期临摹唐楷积淀的深厚功底,对他后来书风的形成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的父亲写得一手漂亮的“何体”,这对他的影响很大,他对何绍基(子贞)的书法亦用功尤勤,这种影响一直到他的晚年书法,还能见到踪影。

第二时期

沈延毅(照片1) 沈延毅(照片1)

沈延毅18岁时,父亲得知近代中国的碑学大师康有为寓居大连,他便携子拜见年逾古稀的康有为。此时的康有为已由当年“公车上书”的热血青年,变成了老态龙钟的长者,改良维新与保皇复辟的失败,使他离开了政治的漩涡,寓居气候宜人的海滨城市青岛、大连,以书画自娱,潜心继续他的碑学研究和书法创作实践。可以想象到,衰年的康有为见到风华正茂、身高体健、学识广博、谈吐儒雅的沈延毅时是何等的心情,他遂对沈精心教授,点拨导引。沈延毅每天得以为老师磨墨理纸,亲睹老前辈的点画运笔之妙,遂茅塞顿开,深有领悟。临别之际,康有为嘱他要继而上追秦汉,以求格调高古,并以手迹两幅相赠,作为奖掖鼓励。沈延毅由连返乡,从此将家藏魏碑旧拓,披览临写,悉心揣摩,直至年逾不惑。他在这段时间里,把《龙门二十品》的险峻朴茂、《郑文公》的遒丽宽博,《张猛龙》的雄秀劲利,两《石门》的恣肆奇浑,融为一体,熔铸成了独具特性的北碑风格。

第三时期

沈延毅 沈延毅

沈延毅在具备唐楷的基础和汲取北朝碑刻造像之精髓后,即开始了向碑帖结合、以魏入行的书体,进行了漫长的理论探索和实践。他曾作诗概括他这一时期的书法渊源,诗曰:“积健为雄颜鲁公,渊源篆隶肆圆锋。别开生面书中象,一帜独垂百代风。”他首先以魏法用笔,兼参篆籀《泰山》、《石鼓》,汉隶《乙瑛》、《史晨》,以使其线条笔道一波三折,圆润遒劲,笔笔中锋,铁画银钩;然后借鉴欧阳询、柳公权瘦硬骨架结构为结体,中宫紧束,骨骼嶙峋,秀朗挺劲,风神迥然;继而兼取隶楷《爨龙颜》、《爨宝子》的厚重古拙、夸张稚趣,全面向何绍基的行书风格进行靠拢和进化,初步形成了个人风格。沈延毅对何绍基终身不弃,固然有家父自小对己的影响及对父亲的怀念因素在内,但何绍基的颜楷功底和碑帖结合的行书路子,是使他取法“何体”的最主要原因。何绍基的书法既存汉隶颜楷的雄健浑厚,又具北碑的清刚凌厉,他是将汉唐书法的气魄骨力、内蕴风姿与北碑的峻拔刚断、萧散灵动,融化得最好、最成功的书法大家。沈延毅这个时期的作品,沉稳工致,点画精熟,炉火纯青,耐人寻味。

第四时期

沈延毅(照片2) 沈延毅(照片2)

沈延毅经过70多年的坎坷生活磨练和对书法艺术的不懈求索,他的“魏体行书”书法已趋于形成,登堂入室的条件已经具备。特别是十年“文革”结束后,大地回春,生机盎然,被扭曲、压抑多年的中国传统书画艺术获得新生,已是古稀之年的沈延毅将自己的斋号称为“天行健斋”,又以炽热的激情投入到书法创作中来。这时的他,胸怀广阔,意境高远,诸家笔法,熟记于心,笔下的点画线条,似回鸾舞凤,万岁枯藤;六书八法,如天风海涛,变化莫测,他的书法进入了成熟收获期。他精神矍铄,精力旺盛,经常参加社会活动,组织者皆以他的光临为盛荣。他声誉日隆,名噪一时,每每妙文佳句,顺手拈来,题词赠书,一挥而就,各地求书者益众,片纸寸缣为海内外书家及爱好者宝之。1988年,在辽宁省首届书法艺术展上,沈延毅应众人之盛情,凝神屏气,悬腕挥笔,一幅周总理青年时代诗作的六尺四条大屏,一气呵成,56个大字,字逾半尺,笔酣墨饱,畅快淋漓,令在场者骇目惊心,赞叹不已。  

书法

晚期作品

沈延毅晚期的作品,出神入化,无拘无束,老笔纷披,真气弥漫,臻于化境,似与齐白石临终时的画作一样,歪歪斜斜,刷刷点点,似明非明,似清非清,如入随心所欲的超脱混沌境界。

众书家尝试和实践

早在沈延毅之前,就有众多书家对“魏体行书”进行过不断尝试和实践,如包世臣、张裕钊、赵之谦、康有为、李瑞清、沈曾植等,但他们大都只是把注意力用在对字形或笔法的改良和融合上,而对谨严方整的结体缺乏大刀阔斧的重组,对方直生硬的用笔也没有跳出刀劈斧削的囿围。比如包世臣对“魏体行书”的认识,是结构以侧取势,行笔以断为主,使笔道在流动中呈现出波澜起伏的形状,但没有彻底克服强调笔毫平铺,按多于提,筋骨不足,节奏婉弱的流弊;张裕钊以柔软的毛笔追求刀斧凿痕的方折效果,以抖笔、侧锋、侧刷等动作追求外方内圆的笔意,使线条缺少古朴浑厚、深沉博大的气魄;赵之谦的行书,拙朴雄强近于圆熟,豪迈奔放近于粗野,北碑书法在他的笔下变得温润灵巧,显现出向帖学靠拢的迹象,为后世所讥嘲;康有为扬碑抑帖,杀伐极端,尽管以平长弧线为基调,使转方圆兼备,线条粗壮厚实,但也有松散虚空、凝练紧迫不足的缺憾;李瑞清将篆隶、章草、汉简的结体用笔融入北碑,强调了线条运行间的滞涩与绞转,又暴露出刻意追求颤笔变化的弊端;沈曾植以碑入草,结体怪异,书风奇峭博丽,也难免有用笔荒疏不精的遗憾。

心得

沈延毅曾对他的学生说:“与古人之合,先求法合,得其形似;继求貌似神合,形神兼备;最后要求貌离神合,推出新意,自成风格。”他师古不泥,继承传统而不局限于传统,他善于站在时代发展的角度,冷静地观察前代书家的功过得失,在前人的成就基础上找准切入点,进一步加以强化和发挥,逐步形成自己的个人面貌。  

特征

沈延毅 沈延毅

在沈延毅的书法中,不但能够清晰看到尚韵、尚法的晋唐遗风,还能十足领会到尚意的宋代风神。他的书法并没有多在章法上留意,而是把功夫都下在每个单字的重质重妍上,他并不追求率意生涩的枯笔飞白,而是讲求屋漏痕、锥画沙、折钗股一般的厚重饱满线条。乍看他书法中的一些点线,似乎是有意故作颤笔所成,实际上他书写时却是饱蘸浓墨,胸有成竹,快速挥洒,一气呵成。人们常评价唐代王维的诗画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我看沈延毅的书法也可以称为“书中有画,书中有诗”,那些大胆夸张的字形间架结构,就是擅长写意画的美术大师们也自愧不如;那些变化诡异的点画笔道线条,足可使胸怀锦绣诗肠的文人才子,从中感发出脍炙人口的优美诗篇来。

沈延毅书法的主要艺术特征有:

一是强悍无畏的丈夫气。从传统的书法审美意识来看,书法鉴赏应以文雅、风韵、平和、意境为上,而以霸悍、外露、火燥为不取,沈延毅正是将自己对书法艺术的独到见解,建立在对含蓄、内蕴的传统文人书法的否定上。他的书法把唐楷名家欧阳询、柳公权茂密紧束、清瘦劲健的间架结构,与北碑造像雄强朴拙、自由夸张的结体字形相融合,形成了自己瘦硬通神,筋骨嶙峋,奇异多姿,变化莫测的独特面目。

二是端庄威正的庙堂气。明代书家项穆在《书法雅言》中称:“所谓正者,偃仰顿挫,揭按照应,筋骨威仪,确有节制是也。”沈延毅自己也曾说过:“结体要先学唐楷,以求端正,后学魏晋,以求奇变。结体的欹正变化靠书家的胆识,胆识差、眼界低的人则正而不能欹;功力差、手法低的人则欹而不能正。”他的书法结字造型,似欹反正,以正为主,这是他少年学习唐楷所形成的根深蒂固影响所致。他汲取各家各派之所长,合欹正反侧之诸法,牢记“心正则笔正”的至理名言,不以欹侧弄险取妍,保持着正而不板,奇而不怪,正襟危坐,不怒而威的堂皇威仪。

三是苍劲古拙的金石气。沈延毅书法艺术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将以二王为代表的传统帖学笔法和以《龙门二十品》为代表的北朝碑学笔法,全面融入他的“魏体行书”中,从而使他的作品出现了千变万化、异彩纷呈的线条艺术,这是他对北碑书法的特殊贡献,也是对中国书法笔法上前无古人的突破。沈延毅的书法用笔是在透彻理解和熟练掌握中国传统用笔“永字八法”的基础上完成的,“永字八法”勒如横缰勒马,弩如弯弓之力,啄为鸟之啄食,磔如以刀剔肉等,形象生动,寓意深远,历代书家的成功之路大都来源于此。沈延毅书法中纯熟的“磔”法,不但对捺笔的表现十分充分,就是在横、竖、折、勾、撇等笔画中,也随处可见兰叶、反兰叶、捺勾等一波三折、变化无穷的波磔。他对“磔”法用笔的运用和发展,可以说是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四是挥洒超逸的道仙气。沈延毅学书不拘成法,心笔两正,每逢挥毫施墨,则悬腕竖掌,肘腕指之力集于毫端,捻管翻笔,跌宕起伏。他藏锋起笔,中锋行笔,化方为圆,翻转反复,笔随兴致,物我两忘,乍徐还疾,忽往复收,方圆兼用,异态百千,变化无穷,风神超迈,神来之笔,跃然纸上。

五是诗书并茂的文人气。沈延毅的书法成功,很大原因在于他深厚的文化修养,他学识渊博,文史皆通,特别是写旧体诗的功底很深。他在沈阳文史馆任职期间,曾主编一本《沈水嘤鸣集》,共结集辽宁九位老人的旧体诗三百首。他一生作诗无数,多为触景生情,抒怀遣兴,作后亦不加整理留存,所以散失较多,现存约有几百首。观赏他的书法,会使人感到丽文佳句,笔下生风,华章妙语,龙蛇飞走。

后世评价

沈延毅的书法艺术博大精深,上承晋唐北碑,下启现代书法流派,为中国书法传统书学理论与现代审美意识的完美统一,也是将北碑楷书与南帖行书,融化得最为和谐自然的成功典范。虽不能枉然评价沈延毅的书艺是否超过了康有为、赵之谦、沈曾植等清末民初诸家,但与于右任、郭沫若、沙孟海、林散之等近现代名家相比,他是毫不逊色的。

沈延毅(照片3) 沈延毅(照片3)

最后,我将沈延毅生前最为珍视的启功先生为他书写的七言绝句诗,作为本篇的结尾:“白山黑水气葱茏,振古人文大地同,不使龙门擅伊洛,如今魏法在辽东。”

在沈延毅的书法中,不但能够清晰看到尚韵、尚法的晋唐遗风,还能十足领会到尚意的宋代风神。他的书法并没有多在章法上留意,而是把功夫都下在每个单字的重质重妍上,他并不追求率意生涩的枯笔飞白,而是讲求屋漏痕、锥画沙、折钗股一般的厚重饱满线条。乍看他书法中的一些点线,似乎是有意故作颤笔所成,实际上他书写时却是饱蘸浓墨,胸有成竹,快速挥洒,一气呵成。人们常评价唐代王维的诗画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我看沈延毅的书法也可以称为“书中有画,书中有诗”,那些大胆夸张的字形间架结构,就是擅长写意画的美术大师们也自愧不如;那些变化诡异的点画笔道线条,足可使胸怀锦绣诗肠的文人才子,从中感发出脍炙人口的优美诗篇来。  

影响

沈延毅 沈延毅

沈延毅先生是辽宁著名的书法家和爱国民主人士,他丰厚的诗文经史底蕴以及在对书法艺术方面的建树,早已在东北大地为人熟知。他那筋骨风神、别开生面的“魏体行书”,越来越受到广大书法爱好者的喜爱,为国内外文史学家、书法家所注重。但是,由于多方面的原因,现今对沈延毅书学理论、书法艺术风格和审美意识的研究还很滞后,他在现代书法史上的大师地位还没有得到确立,仍处于蚌中藏珠、沙里埋金的待开发阶段。

『白山黑水气葱茏,振古人文大地同。不使龙门擅伊洛,如今魏法在辽东。』①『南海昔年薪火传,沉雄奇逸笔如椽。行间情质宣融处,双楫箴言一脉牵。不薄唐碑爱魏碑,旁揉博采涉瑰奇。心为笔帅先求正,书到生时是熟时。』②这两首诗,是二十五年前中国书坛两位大家——启功、沈鹏为《沈延毅书法选集》的题诗。诗中以精准之笔对沈延毅先生的书法艺术师承、特色、成就及其在书法史上的影响作了高度评价。沈延毅积毕生之精力躬耕砚田,以化古出新的魏碑行书独树一帜,创造了集雄浑、峻伟、朴拙、奇逸于一体,充满阳刚之气的书法审美形象,成为近、现代以来,继赵之谦、康有为、于右任之后又一位碑学领域的开派大家。  

评价

如果说,艺术作品是人的本质力量的物化形态,那么书法作品则表现了创作主体——书家的功力、才情、学问和修养。因为,当笔墨线条作为情感符号的人生语汇来挥洒时,必然迹化出书家心灵、性情、人格和气度的差异,而这些均与理性思辨和学养的高低深浅有关。只有加强理论研究和多方面的学养,才能最终完成从艺术直觉到理论自觉的哲学提升,才能在创作中减少盲目性和偶然性,不断深化作品的文化内涵,提高艺术的品位和格调。故书法一道,资贵聪颖,学尚浩渊。纵观书法史,从《兰亭序》 、《穴祭侄稿》到宋四家诸帖,从明清法书到近、现代名人墨迹,凡自书诗文的“无意于佳乃佳”的作品,必然是使转挥运的节律与诗情心律的完美契合。从一定意义上讲,书法是文化人的审美创造活动,是一种复杂的精神劳动。书法的品位、格调、意境,是以功力为根基,靠学养滋养出来的。故苏轼慨叹说:“腹有诗书气白华。”古今大书家多是学者,中国书法史上这一特殊的文化现象,可以说明学养在书法创作中的重要。

沈延毅以其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夯实了自己的书外之功。他长于文史,精于鉴赏,尤以诗词成就最高。其诗风一如其书,沉雄奇逸,格调高雅脱俗。他的许多作品都是自书诗词,“诗意在书法艺术中的融化,体现为书法品位的升高。而书法的节律感与抒情性,对书家纯真的诗情肯定也起着良性循环作用”。观赏沈延毅的诗书合璧之作,玩味其线条的美妙变化,品读其诗词的高雅意境,可谓墨花怡人,丽藻悦目。经过这双重的审关观照,进入一种神与墨游、心与诗化的艺术境界,但觉满纸云烟中洋溢着一股气息,这是金石气、书卷气,是雄浑之气、浩然之气。又别有一种风神,是高山之风、君子之风、学者之风。

中国书法史是一部传承史、创新史。唯共如此,书法艺术才能繁衍绵延而不衰。其中书家标新立异的独创精神与不蹈前人旧辙的艺术个性,是这门古老艺术具有永久生命力的根本原因。徜徉在中国书法发展的长河中,我们为有李斯、张芝、王羲之、张旭、颜真卿、怀素等无数富于变法创新精神和取得卓著成就的古代书法巨匠们骄傲,也为百年书坛能崛起沈延毅这样的一代碑学宗师而自豪。

沈延毅纪念馆

位于辽宁省营口市盖州市老城区的鼓楼办事处旧址,距今有150年历史。沈延毅先生是我国屈指可数的书法大家之一,1903年12月21日出生于辽宁省盖平县(现盖州市)城东土台村。是我国屈指可数的书法大家之一。2003年10月25日是沈老百岁诞辰,盖州市决定建立沈延毅纪念馆。  

 

沈延毅书法作品 沈延毅书法作品